造謠兒童被性侵,真的很可恥

  • A+
所屬分類:圈兒

《鏘鏘三人行》溫馨說明

感謝那些和《鏘鏘三人行》有關的日子,感謝竇文濤,感謝有你!因精力有限,如需獲取每日最新內容,請關注公眾號“斜杠圈兒”,每天一個免費資源贈送!

造謠兒童被性侵,真的很可恥by斜杠圈兒

《鏘鏘三人行》官是什么:公仆?父母官?契約人?民間謠言被證實將損害政府公信力

音頻資源

本期嘉賓:梁文道、張維迎

qqsrx-1527128202-1.jpeg (640×83)

今日更新內容,點擊鏈接進入:

【伴讀】每天聽本書:《落腳城市》

《新聞今日談20190626》在包容與合作中求發展

《有報天天讀20190627》史上最重要峰會

《金石財經20190626》美掀起反加征關稅

《總編輯時間20190626》美學界反對政府對待華人學者不公

《軍情觀察室20190626》火箭軍7個旅對臺導彈陣地擴建升級

造謠兒童被性侵,真的很可恥

前天晚上開始,各大社交媒體上開始流傳一連串聳人聽聞的對話截圖,內容是說貴州畢節的某地的福利院有收費培養兒童提供SQ服務云云,聊天記錄里說得有鼻子有眼的,甚至于如何培養的細節、所謂打了馬賽克的“現場圖”都有,讓人看了之后渾身戰栗。

(為免謠言二次傳播死灰復燃,此處無圖,還請諒解)

很早就有朋友把這些消息轉給了我,說如此令人憤恨的事情你為什么不寫?

我說,僅僅看這些圖片的文字中所說的東西,當然是令人發指的惡行,但是它是真的嗎?

從客觀角度來說,當時沒有人能夠回答這個問題;從主觀角度來說,我個人覺得它是假的。

問我理由,也很簡單:傳播的圖片里,一會兒說是福利院,一會兒又說是什么風車幼兒園,那些對話的語言描述之細致入微,簡直就像是海外某些不良網站上的小說節選,完全不像正常生活中會說的話。

最重要的,一個做下這種惡行、又被定位為“有錢有身份”的人,會用文字給自己寫下如此逼真的證據?

畢竟,編幾條微信對話,對于現在的人來說,實在不是什么有難度的活兒。

造謠兒童被性侵,真的很可恥

果不其然,今天中午,貴州省公安廳發布通報,在天津市公安機關的配合下,找到了傳播“畢節、凱里有未成年兒童被性侵”的趙某某,明確了他從網上收集相關照片資料和編造信息的行為。

果然是編的。

而就在剛剛過去的這個晚上,有多少看到這些假消息的為人父母者徹夜難眠,為騙子編造出來的惡行而心痛不已、甚至于開始懷疑起中國所有的福利院的孤兒收容工作?

又有多少貴州畢節、凱里當地的警力被投入到連夜排摸和查實之中,只為了找到這一個根本不存在的謊言源頭?

昨天一早我還看到某個公眾號,打著“救救孩子”的旗號,把這幾張圖片和對話記錄給傳播的滿地都是——是啊,這種令人窒息的惡行當然可以很容易換來個“10W+”,但是你連事件的真實性都不考證,就這么急著想要吸流量嗎?

這些年來,在網上造謠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一個謠言,需要無數多人的精力來查證,同時還需要更多人的精力來消除它的影響。而對于造謠者來說,很多時候,卻未必都會像這位“趙某某”一樣受到懲罰。

比如前段時間,網上瘋傳的某位媽媽為了讓孩子擁有雙語學校入學機會、不惜與校長發生關系并于丈夫激烈爭吵的微信聊天記錄,也一樣在網上引起了熱議,甚至于還有些人覺得這位母親樣做得“有道理”、“可以理解”。

造謠兒童被性侵,真的很可恥

實際上呢?我幾乎可以百分百地斷言,這就是有人編造出來的虛假故事——哪個學校的校長吃飽了撐的,潛規則學生家長,還敢一個字一個字的打下來用微信發給對方?

敢情這位校長其實不是想潛規則,而是想把整件事情寫下來供給網友們業余消遣是吧?

遺憾的是,迄今為止還有人在網上傳播著這條消息,甚至于還有些所謂的教育類公號會以此作為“要趁早買學區房”的例證來聳人聽聞。

再想到前幾天大連走夜路莫名其妙被暴打的那位姑娘,有幸沒出什么意外,結果犯罪嫌疑人剛被抓住,就莫名其妙地在網上被誣陷成是附近酒吧的“特殊工作者”,因為不肯“上班“而遭遇毆打云云。

警方出來反復辟謠,都遏止不住網上鋪天蓋地的惡毒YY,不啻于是給受害人心上又插了一把刀子。

唯有在這種時候,我們才真切地感受到,造謠是一件多么讓人痛恨的事情。謠言的作者們,此時卻正不知道躲在哪個陰暗的角落里偷笑。

然而,在造謠者之外,自然還有應當為謠言的惡劣影響負責的人——那些輕信謠言,聽風就是雨,凡事不經過任何思考就咋咋呼呼四處傳播的人,可謂是謠言的優質“催化劑”。

如果沒有這些“熱心人”的工作,那些個無聊人士偷偷摸摸編出來的匪夷所思的故事,怎么會這么快傳遍整個中國?

在傳播一條信息之前,拜托你們都先看一看、想一想、自己判斷一下是否合理好不好?

造謠者令人憤怒,而對于這些輕信者,我們唯有一聲嘆息。

頭頂的太陽 燃燒著青春的余熱它從來不會放棄 照耀著我們行進冬不經過這里 那只是迷霧的山林走完蒼老的石橋 感到潮濕的味道翻過那青山 你說你看頭頂斗笠的人們海風拂過椰樹吹散一路的風塵里就像與鬧市隔絕的又一個世界讓我們疲倦的身體在這里 長久地停歇翻過那青山 你說你看頭頂斗笠的人們海風拂過椰樹吹散一路的風塵這里就像與鬧市隔絕的又一個世界讓我們疲倦的身體在這里 長久地停歇廈門的時光 是我們的時光大海的波浪 翻滾著我們的向往山谷里何時會再傳來我們的歌聲那一些歡笑已過去 那些往昔會銘記我們的時光 是無憂的時光精彩的年月 不會被什么改寫放縱的笑語 時?;厥幵谖覀兌阅切┞飞系哪_印 永遠不會被掩藏人到中年,常聽到旁邊的同齡人自嘲:老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變化則是:過去的事情一清二楚,而今天上午做了什么,怎么也想不起來了。如果這就意味著老了的話,那自己恐怕早已老去,因為每一次同學聚會,局面都大致如此。上學的事情,每一個細節都被挖掘出來,知道的不知道的都知道了,然而聚會前后那幾天怎么過的,好像都忘了,因為注意力都在聚會當中。不知什么因素,一種時尚正在快速地擴張,那就是同學聚會。兒子與同伴們十來歲已常有聚會,母親,七十多了,一回老家,最盼的也是老同學聚會。而我,也經歷過,昨天晚上剛剛和高中同學喝完大酒,今天上午十點,小學同學已經在家門口守候,中午喝之前,還要趁清醒提醒自己:晚上還有初中同學的聚會,萬萬不可被酒沖昏了頭腦,可酒杯一端,誓言煙消云散?! ∫粋€班級,是否可以常常聚會,一來要看上學時期班級的氣氛和友情的密切程度,二來要有幾個熱心張羅的人,用他們的辛苦與熱情點燃那些半推半就欲走還留的同學,第三,還需要組織者擁有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智慧,總能創造出一個又一個聚會的理由。比如我的高中班級,十年一大聚,五年一中聚,有同學從外地回了老家就是一小聚。而在北京的中學同學,在日常聚會之外,還開創了每年九月一日必聚的傳統,因為“開學了”。有一次在飛機上,看雜志上一篇對導演康洪雷的訪問。他和我一樣,也是內蒙人,每年,他都會回草原,和同學們在一起,不用說《士兵突擊》,不用說《激情燃燒的歲月》,大家就說過去,就是大口大口地喝酒,而且行也行不行也行,只要酒下得順利,同學們和自己都會很釋然:這小子沒變,還是咱們的那個老同學??吹竭@里,我熱淚盈眶,只好合上雜志,再沒看剩下的半本。沒辦法,感同身受。大學同學不在草原,不用拼喝酒,但也不少喝。我的一位天津同學如馬三立般留下一個經典感慨:每次咱們班聚會,我都只記得前半截,后半截都是下次聚會時同學們講給我聽的。因為每次后半截,我都喝多不記事了。其實,好多人恐怕都和他一

始發于微信公眾號: 斜杠圈兒

斜杠圈兒的微信公眾號

三人行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斜杠圈兒︱duesir

  • 支持點服務器的費用吧
  • 每月負擔的帶寬費用,有點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 支持點服務器的費用吧
  • 每月負擔的帶寬費用,有點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圈兒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