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 A+
所屬分類:開卷八分鐘

《鏘鏘三人行》溫馨說明

感謝那些和《鏘鏘三人行》有關的日子,感謝竇文濤,感謝有你!因精力有限,如需獲取每日最新內容,請關注公眾號“斜杠圈兒”,每天一個免費資源贈送!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by斜杠圈兒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尼古丁女郎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創意新貴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朗讀者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伶人往事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新知客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記憶火車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天學真原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中國方術考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新式歷書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古代中國的思想世界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論語今讀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于丹《論語》心得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論語譯注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處處有音樂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與生命相約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東寫西讀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十年后的臺灣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動物必須刷牙嗎?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兵以詐立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千面美食家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今日的伊斯蘭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群眾的智慧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No Smoking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大崩壞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唐代的外來文明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全球反恐戰爭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書讀完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灰皮書,黃皮書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暢銷書風貌(2)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暢銷書風貌(1)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逝去的武林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縱樂的困惑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晚明史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萬歷十五年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晚明七十年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切·格瓦拉之死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切·格瓦拉語錄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切·格瓦拉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古本屋女主人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生涯一蠹魚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一個經濟殺手的自白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The Companion Species Manifesto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貓啊,貓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我的野生動物朋友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成為家中一員的麻雀小珠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伊利亞隨筆選(2)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伊利亞隨筆選(1)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哥倫比亞的倒影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History of Shit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倫敦書評雜志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紐約書評雜志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書(3)雜志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書(2)雜志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書(1)雜志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筆底波瀾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亞洲名牌圣教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奢靡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有關品位(2)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有關品位(1)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關于主體哲學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邁向美麗之國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我會做好呢份工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原鄉精神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走向“最后關頭”(2)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走向“最后關頭”(1)

【開卷八分鐘】日本帝國主義研究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關注綜援檢討聯盟

【開卷八分鐘】曹景行:文革前夜的中國

【開卷八分鐘】曹景行:野蠻成長(2)

【開卷八分鐘】曹景行:野蠻成長(1)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程鶴麟:逐浪湄河(5)

【開卷八分鐘】程鶴麟:逐浪湄河(4)

【開卷八分鐘】程鶴麟:逐浪湄河(3)

【開卷八分鐘】程鶴麟:逐浪湄河(2)

【開卷八分鐘】程鶴麟:逐浪湄河(1)

【開卷八分鐘】曹景行:歷史背影

【開卷八分鐘】曹景行:我愛問連岳

【開卷八分鐘】曹景行:定西孤兒院紀事

【開卷八分鐘】曹景行:難忘的八年

【開卷八分鐘】曹景行:走到人生邊上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何亮亮:陳寅恪印象

【開卷八分鐘】何亮亮:季門立雪

【開卷八分鐘】何亮亮:王學之魂

【開卷八分鐘】何亮亮:巖中花樹

【開卷八分鐘】馬鼎盛:中俄國界東段的演變

【開卷八分鐘】馬鼎盛:中國邊疆與民族問題

【開卷八分鐘】馬鼎盛:晚清政府對新疆、蒙古和西藏政策研究

【開卷八分鐘】馬鼎盛 :上帝之鞭

【開卷八分鐘】馬鼎盛:中國歷史上的大辟疆

【開卷八分鐘】程鵬麟:越南 革命與建設之間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程鵬麟:越南 巨變的二十年(2)

【開卷八分鐘】程鵬麟:越南 巨變的二十年(1)

【開卷八分鐘】程鵬麟:越南 革新進程中日漸崛起(2)

【開卷八分鐘】程鵬麟:越南 革新進程中日漸崛起(1)

【開卷八分鐘】馬鼎盛:水滸傳(5)

【開卷八分鐘】馬鼎盛:水滸傳(4)

【開卷八分鐘】馬鼎盛:水滸傳(3)

【開卷八分鐘】馬鼎盛:水滸傳(2)

【開卷八分鐘】馬鼎盛:水滸傳(1)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馬利與我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哥倫比亞的倒影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從前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退步集續編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聯邦論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如彗星劃過夜空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獨立宣言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別對我撒謊(2)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別對我撒謊(1)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跟著大亨去旅行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說來話兒長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尷尬的氣味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噓噓嗯嗯屁屁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廁所的文明史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舊聞記者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哈利波特(5)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哈利波特(4)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哈利波特(3)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哈利波特(2)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哈利波特(1)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一萬封信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佛教與素食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追尋失落的圓明園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大河移民上訪的故事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上訪者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畫堂香事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喪家狗(2)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喪家狗(1)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香港風格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香港六七暴動內情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香港人之香港史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歷史的沉重(2)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歷史的沉重(1)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科幻小說不僅預言未來 更透視現在社會問題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許多好書完全被封面糟蹋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小津安二郎七次參戰 記日記砍人就像演古裝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日本文化講求對流逝時間的夢境化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日本藝術總是強調時間的消逝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當代的藝術越來越理論化 不再感人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也斯引導詩人夏宇走上文學道路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揭秘政治動蕩時期海外華人的悲喜故事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馬家輝:我的超級偶像是自己

【開卷八分鐘】馬家輝:臺灣女人不好惹要小心一點

【開卷八分鐘】太宰治:生命就是一個苦字

【開卷八分鐘】馬家輝:藝術家心中另有上帝和天堂

【開卷八分鐘】馬家輝:倒過來拍張愛玲生命的傳奇一定非常好看

【開卷八分鐘】馬家輝:網絡最可怕的地方 讓你忍不住想評論

【開卷八分鐘】馬家輝:王家衛電影不“難看”

【開卷八分鐘】馬家輝:越看古書越看得出自己的淺薄

【開卷八分鐘】馬家輝:夏宇的詩每一個字都很純粹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如博物學家那般生活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佛法中吃植物算不算殺生?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植物為何沒有聽覺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推薦年度好書野夫的《鄉關何處》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為何湖南瀟湘八景在日本赫赫有名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中國武俠片基礎價值觀低 無真正的俠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京劇六講》:為何京劇要以鑼鼓聲開場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華盛頓不敢哈哈大笑 怕假牙掉下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漢奸最喜歡讀《春秋》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耶穌到過西藏嗎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消失的羅馬人》:消失于中國的羅馬軍團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風中綠李》:每個人心里都有一頭小獸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少年Pi的奇幻漂流》:把血腥宰魚寫成宰一道彩虹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解讀“帝國主義邏輯留下的最狠毒的埋伏”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拆解“中國左派的精神”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學術頑童”細說民族主義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的矛盾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熊貓的國籍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1957年發生了什么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日本學者質疑靖國神社“供奉英靈”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記憶與正義相連 猶太人的苦難壟斷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為什么社會需要不同的意見?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那些自愿走進天災人禍的人們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地震后 讀書人應該做些什么?

【開卷八分鐘】《黃金羅盤》:因宗教問題將遭禁?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解讀“中國失敗總記錄”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倭寇其實是中國人?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第一個當電影導演的活佛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佛經是怎樣產生的?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商人跟佛教的“密切”關系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出家人一天的生活 走進佛教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裸體”和“赤裸”的區別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七劍”師父的“應酬”書法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中國式紀念碑的“性”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中國人要長生不老 還是要天堂?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忍者神龜的故事并非人人懂得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教育的本性是愛欲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新新人類”教育如何打造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懷念西南聯大 劉文典PK蔣介石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奇幻文學與中國道家文化有淵源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奇幻文學闡發人生樸實真理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文學世界的潛規則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中西的奇幻文學有何不同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古墓藏地圖 小地圖也有大身價?

【開卷八分鐘】美國富人的財產因“稅”而縮水?

【開卷八分鐘】新自由主義究竟多“自由”?

【開卷八分鐘】新自由主義下的民主政府與自由經濟

【開卷八分鐘】傅斯年對話毛澤東:我們是陳勝吳廣,你們是劉邦項羽

【開卷八分鐘】Rich Gold:一輩子只做五樣東西的設計師

【開卷八分鐘】從薩義德到“國學熱”:藝術家與作品的“污點問題”

【開卷八分鐘】《陳寅恪與傅斯年》:具有八卦精神的傳記書?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從“民國熱”談及陳寅恪與傅斯年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談金庸武俠(3)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金庸武俠里的女人和政治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魯迅和金庸,誰才是真正的文學大家?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對《俠隱》:在武俠小說中消亡的北平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我這一代香港人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天水圍十二師奶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商人在港地位為何這么高?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入鄉隨俗--香港才是我的家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泰國青年遠赴中國抗日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尋訪抗戰老兵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王小波十年前的警告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王小波應該屬于哪一類?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自由主義的精髓在于什么?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王小波的《黃金時代》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小波是被炒作出來的?

【開卷八分鐘】邱震海:“中體西用”禍國殃民一百年

【開卷八分鐘】邱震海:面對變革 今日國人有太多晚清心態

【開卷八分鐘】馬鼎盛:沙和尚和白龍馬 小人物也有大作用

【開卷八分鐘】馬鼎盛:性情中人豬八戒 好色的“真男子”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馬鼎盛:唐僧掌管緊箍咒 孫悟空西行之路很壓抑

【開卷八分鐘】馬鼎盛:圣僧唐三藏緣何不好色?

【開卷八分鐘】馬鼎盛:妖精有后臺 孫大圣也無奈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中國不高興》制造假想敵?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談《中國不高興》:我??床欢@本書到底講什么?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中國想做一個圍城世界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不用讀完就能談一本書?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評析黃錦樹的《馬華文學》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學漢字為什么在日本年輕人中重新流行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拉丁文在16世紀成了一門淫穢的語言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植物學和拉丁文有“親戚”關系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講圣嚴法師《正信的佛教》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儒家、道家、佛家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談圣嚴法師自傳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設計師大都喜歡穿黑色?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談《時髦的身體》:適當的裝很重要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當時尚失去了國家風格之后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今天的電影已然脫離現實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掀開“莎樂美的七層紗”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講述電影中那些真實的震撼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追憶放電影的美好時光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我和電影的二三事》與我們的電影故事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私人閱讀史》閱讀30年文學史變遷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從舊書堆里挖出“靠不住的歷史”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談《西風不識字》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十二本書改變世界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外文報紙流行的訃文版和訃文作家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張愛玲《小團圓》為何要回顧過去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張愛玲《小團圓》中的三大“爭議”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張愛玲用一生寫的一本書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從《小團圓》看張愛玲的小資情調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偉大的失敗者和冷酷的成功者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胡蘭成的才情我并不欣賞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民國的政治黑暗,絕對不只是吹的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日本戰國風云錄》 電玩迷寫出的歷史書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中國好人》 誰愿意和包公做朋友?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那些荒唐搞笑的民國軍閥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中國士兵到1920年還不會瞄準射擊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韓國反美情緒溯源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寬恕是一種人類學意義上的禮物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原來殺人不需要很邪惡的動機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數字化生存的一代,要對陌生人有種信任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在商品經濟外,還有一種分享經濟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多元的信息來源更利于做出正確決策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網絡討論不能被視為民意計量器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重溫父輩那一代人的價值觀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我與父輩》用另一種角度看知青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賈想》 賈樟柯的平民意識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解讀蔣介石日記:書中最重要部分是軟禁胡漢民事件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蔣介石日記解讀》:戒色戒貪 邊抗日邊和談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一個碳原子的兩百年游歷故事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亞洲勃起》:亞洲男人殘忍的“勃起術”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摸明朝女人金蓮是最大膽的性侵犯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中國古代男人為什么崇尚“忍精功”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性意識史》:要民主先得戒手淫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西方哲學家們如何看待手淫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彌勒會見記》 大師的“吐火羅文之謎”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糖史》 季羨林為何給“糖”寫歷史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上帝回來了》:俗世化的宗教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牛津版《青燈》:北島的流浪者之歌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芳心似火》:如果齊國統一天下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中國意識的危機》:全盤西化也是一元論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蔣中正遷臺記》:聲東擊西,暗度陳倉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林文博文集:美曾欲以孫立人取代蔣介石

【開卷八分鐘】何亮亮讀《毛澤東的心理分析》:角度獨特的傳記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謀殺理性批判》:有血有肉的康德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黑天鵝效應》:意料之外的世界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動物精神》:奧巴馬??吹臅?/a>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亂好》:為混亂正名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大鍋飯》:吃的不是飯,是幻覺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烏托邦運動——從大躍進到大饑荒》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定西孤兒院紀事》:吃東西也能死人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夾邊溝記事》:震撼人心的歷史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再讀《定西孤兒院紀事》:人吃人的歲月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晚清七十年》:何時走出歷史的三峽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李宗仁回憶錄》:抗戰勝利他為何不高興?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袁氏當國》:民國初年亂象叢生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異數》:為何優秀球員常出生在1月—3月?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好色的哈姆雷特》:既樂又淫的西方情色文化史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理想的下午》:雖不能至,心向往之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鍍金中國》:語言泡沫與自我膨脹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盛世:中國2013年》:感動得眼眶要濕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維族女人聽周杰倫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再讀《白虎星照命》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聰明到離譜的楊憲益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美國為何不敢介入中國革命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毛澤東與“打虎”運動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毛澤東稱鎮反不要怕殺人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土改為何激進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黨史國史也應學術化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偽科學也值得關注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馬克思的問題在哪里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社會道德不應物競天擇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進化論與中國革命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嚴復改變了中國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關于香港的社會運動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民主的細節》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旅途中不要抱有任何期望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旅行如何豐富我們的靈魂?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法律應符合大多數人的情感與共識嗎?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她體驗過“雙性”人生,也更懂威尼斯的獨特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洞穴吃人”奇案的十四種判法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維護正義!是誰的正義?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法律禁止殺人,但刺殺“希特勒”是對是錯?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以牙還牙”是最初的法律原則?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經濟學家怎么解決饑餓問題?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怎樣選到好吃又不貴的餐廳?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請不要當著外國人的面吃雞爪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宮保雞丁中的“體貼心意”,你知道嗎?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想做廚子的文人教你如何蹭飯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好走(2)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脆弱不安的生命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好走(1)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死亡的尊嚴和生命的尊嚴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哲學家死亡錄(3)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哲學家死亡錄(2)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哲學家死亡錄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教你如何選書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死在這里也不錯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窮中談吃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我們在此相遇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卡薩諾瓦是個書癡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我的藏書票世界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一個人的城堡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信徒與公民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麥田守望者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朝聞道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哈德良回憶錄

【開卷八分鐘】馬家輝:被遺忘的六日戰爭

【開卷八分鐘】馬鼎盛:黃霑呢條友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馬家輝:男男正傳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原諒我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守望香港

【開卷八分鐘】馬鼎盛:不信青史盡成灰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如何建造時光機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數學符號史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色戒愛玲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今生今世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上海歹土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A Woman of Angkor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朱文暉:超級大國?

【開卷八分鐘】何亮亮:我重讀香港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我該如何閱讀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如何閱讀一本書(1)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如何閱讀一本書(2)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我該如何閱讀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書讀完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煙火撩人——香煙的歷史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狐貍庵食道樂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真相何在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笛卡爾之夢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河岸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有貓在歌唱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廣東俗語正字考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跨國灰姑娘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相遇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全球化與國家意識的衰微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禪與文化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圖解佛教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傅山的世界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老而不死,是為賊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甘雨胡同六號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2050人類大遷徙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武道狂之詩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燃燒吧!劍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特蘭斯特羅默詩選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山南水北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黑暗的聲音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后遺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為什么我們看不懂詩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村莊審判史中的道德與政治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古代地中海和中國關系史研究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當中醫遇到西醫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希羅多德歷史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共同體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健身狂想曲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中國與日本的他者認識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擁有太多愛情的男人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書人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近代日本的中國認識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美國大城市的死與生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好繪本.如何好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香江有幸埋忠骨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孫中山在檳榔嶼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橋上的孩子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中國文化史通釋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千古文人俠客夢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香港國際詩歌之夜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看得見的城市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遇上一只狗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在歐洲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流浪集》告訴你旅行的真正意義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凈土不丹》介紹一個美麗的小國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前進杜拜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神算——中國術數的秘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中國方術考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永經堂》看最正宗的通勝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光的故事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看西方人眼中的中國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尋找·蘇慧廉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亂時候,窮時候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人類溝通的起源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維特根斯坦傳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維特根斯坦的侄子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純真博物館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雪豹——心靈朝圣之旅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中國在梁莊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夏村社會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導師、繆斯和惡魔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黃雀記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半途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建筑變形記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日夜書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盡頭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狼廳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帝國最后的榮耀

【開卷八分鐘】時間的終點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寂寞者的觀察

【開卷八分鐘】你不是個玩意兒:這些被互聯網奴役的人們

【開卷八分鐘】布拉格精神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一山二虎

【開卷八分鐘】魚翅與花椒

【開卷八分鐘】我們的防火墻

【開卷八分鐘】大學校長林文慶

【開卷八分鐘】士人風骨:資中筠自選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日俄戰爭的時代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斷臂上的花朵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愛因斯坦的夢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繁花時節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四分之三的香港

【開卷八分鐘】馬家輝:香江風月 香港的早期娼妓場所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44號孩子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中午吃什么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故國人民有所思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馬路學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秋籟居琴話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拉丁美洲真相之路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北洋裂變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新君王論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中國歷史中的佛教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洗腦術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天真的和感傷的小說家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記憶所系之處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后事實追尋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趣味橫生的時光:我的20世紀人生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波希香港 嬉皮中國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世間的名字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中國民主政治的困境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三十歲前的孫中山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我者與他者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推土機前種花

【開卷八分鐘】完美先生達爾文

【開卷八分鐘】胡適口述自傳

【開卷八分鐘】誰說人是理性的

【開卷八分鐘】玫瑰的名字

【開卷八分鐘】尋找真實的蔣介石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隱私不保的年代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中國的隱性農業革命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病夫、黃禍與睡獅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一個村莊里的中國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在荒島上遇見狄更斯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尋路中國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南京安魂曲

【開卷八分鐘】梁文道:讀書人

王德威:《中國現代小說的史與學》

張彤禾《打工女孩》

溫方伊《蔣公的面子》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劉仲敬《民國紀事本末》

《蕭紅小說散文精選》

陳智德《追憶香港地方與文學》

朱濤《梁思成與他的時代》

段義孚《回家記》

秦暉《南非的啟示》

斯蒂文·朗西曼《君士坦丁堡的陷落》

沈衛榮《尋找香格里拉》

歐陽乃沾《一筆一畫一生》

葉嘉瑩《葉嘉瑩說杜甫詩》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洪葉業《杜甫:中國最偉大的詩人》

王德威:《中國現代小說的史與學》

梁靖芬《五行顛簸》

劉擎《中國有多特殊》

《東方歷史評論》

余華《第七天》

閻連科《炸裂志》

艾倫·萊特曼《愛因斯坦在柏林》

與那霸潤《中國化的日本》

王強《讀書毀了我》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顧隨《中國古典詩詞感發》

宇文所安《盛唐詩》

昂諾娜·歐妮爾《信任的力量》

賴瑞·寇博《我這樣一個間諜》

張曉舟《生于午夜》

高華《在歷史的風陵渡口》

史鐵生《我與地壇》

胡適《容忍與自由》

江勇振《舍我其誰:胡適》

方舟子《我們為什么不長尾巴》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菲利普·普雷特《世界末日的九種可能》

黃延復《一個時代的斯文》

陳遠《消逝的燕京》

易社強《戰爭與革命中的西南聯大》

高爾泰《尋找家園》

馬克·羅蘭茲《哲學家與狼》

瑞斯扎德·卡普欽斯基《俄羅斯的五十年》

PaulM·Handley《國王從不微笑》

藤井省三《村上春樹心底的中國》

黃興濤《“她”字的文化史》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吳飛《浮生取義》

朱天文《荒人手記》

余華《十個詞匯里的中國》

陳丹青《笑談大先生》

黃宇和《三十歲前的孫中山》

楊奎松《忍不住的關懷》

黃仁宇《緬北之戰》

古多·克諾譜《希特勒時代的孩子們》

《清末中琉日關系史研究》

王汎森《權力的毛細管作用》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秦暉《共同的底線》

麥爾斯《最純凈的種族》

蕭紅《呼蘭河傳》

莫迪亞諾《暗店街》

艾倫·拉森《飛虎隊隊員眼中的中國》

Jeremy Scahill《黑水內幕》

安娜貝爾·里昂《我的學生亞歷山大》

Timothy Taylor《被埋葬的靈魂》

葛兆光《宅茲中國》

大衛·哈伯斯塔姆《美國人眼中的朝鮮戰爭》

梁文道《開卷八分鐘》音頻合集

法農《黑皮膚,白面具》

葉曙明《重返辛亥現場》

劉慈欣《三體1-3》

劉慈欣《三體4-5》

莫欣·哈米德《拉合爾茶館的陌生人》

白吉爾《孫逸仙》

余華《十個詞匯里的中國》

張暉《無聲無光集》

魏斐德《間諜王·戴笠與中國特工》

梁秉鈞《雷聲與蟬鳴》

斜杠圈兒的微信公眾號

三人行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斜杠圈兒︱duesir

  • 支持點服務器的費用吧
  • 每月負擔的帶寬費用,有點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 支持點服務器的費用吧
  • 每月負擔的帶寬費用,有點承受不了了
  • weinxin
圈兒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